字节跳动TOB,飞书要和阿里钉钉、企业微信抢市场?
2019-09-10 12:11:3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日前,字节跳动的企业办公平台Lark正式对国内用户开放,并宣布起名“飞书”。

飞书,字节跳动的TOB尝试

飞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应用?官方是这样介绍的:飞书整合即时沟通、日历、在线文档、云盘、应用中心等功能于一体,提供品质卓越的云协作体验,成就组织和个人,使协作和管理更高效、更愉悦。

也就是说,飞书其实是一款协作办公软件套装。其功能特点是能够为用户提供完善的“云空间”服务。它支持多人同时编辑一篇文档,还可以在文档内@同事或对细节进行评论、对文档点赞、在文档内投票,使得同文档的共同工作方获得充分沟通协调。此外,它还是一款集IM、日历共享、文档在线协作等诸多功能在内的“All in One”软件。

飞书虽然在近日才宣布开放部分用户注册,但此前已经运作一段较长时间了。早在2018年3月,已有媒体陆续报道字节跳动正在招兵买马,加速推动公司效率工程部门的企业协作产品 Lark 的研发。在2019年3月,飞书更以Lark为名,开始向北美、亚太等地区的海外客户提供服务。

据了解,在此次宣布向国内用户开放之前,飞书的运作分为两个方向。一是以新加坡为基地,向海外客户提供服务;二是向字节跳动内部员工提供服务,帮助不同办公地点的员工,高效地实现异地协同办公。

所以说,飞书并非刚刚才面世的新软件,而是一个已经已经运行有不少时间的软件平台。

飞书,是字节跳动在企业级市场的新尝试。

字节跳动TOB,飞书能分一杯羹否?

目前的国内市场上,正在运营的办公协同类软件不止一家,而飞书与其他竞争对手的区别在于,它是先在海外上线,然后再回到国内开拓市场。

2019年3月份,字节跳动在新加坡设立了子公司Lark Technologies,这家公司总部设在新加坡,并且在美国湾区有服务团队,其业务主要是为包括美国、亚太地区在内的海外市场,提供协同办公软件及服务。在海外上线运营的这半年时间里,其办公套件的名称是英文“Lark”。直到近日才正式向国内用户开放注册,并起中文名为 “飞书”。

中文名 “飞书”的公布,标志着Lark开始把市场开拓的重点从海外转向了国内。玺哥认为,飞书从海外转向国内,一是因为国内企业级市场巨大,而且尚未诞生企业级市场服务寡头,还有机会,二是飞书在海外市场做得并不大如意,对团队来说压力巨大,被迫转战国内。

关于第二点,相信对海外企业级市场有了解的人都很清楚。要知道,海外用户的习惯,个体需求和国内用户是有区别的,“飞书”团队抛开用户习惯,用国内的玩法去冲击海外市场没那么容易。此外,飞书想从微软、Slack的嘴里抢食更没那么轻松。

Lark转战国内是有机会,但前有钉钉,后有企业微信,飞书想要分一杯羹并不容易。进入国内企业级市场,飞书首先要面临的强大对手,就是阿里钉钉,钉钉在2018年底上线了钉钉智能文档功能,为用户提供了云端在线存储、在线编辑等,实际上就是通过云端来实现工作伙伴之间的文件协同,与飞书在功能上存在很大的重叠。

飞书的另一个竞争对手是企业微信。在国内比较特殊的职场环境影响下,几乎所有协同办公软件,都必须同时具备即时社交的功能,因此社交巨头腾讯推出的企业微信,就天然地具备了竞争优势。腾讯早就看到了企业对协同办公的巨大需求,因此一直都在企业微信中添加相关的功能。

钉钉、企业微信这样的对手,都是在To B端深耕了很长时间的软件平台。它们对企业内部业务流程、管理流程都已经具备了相当深入的了解,也拥有对大企业客户产期的服务经验。后来者飞书要突破这些“卡位”者的围堵,困难不小。

飞书能成为字节跳动新的“增量”吗?

既然进入企业级市场不容易,字节跳动为什么还要推飞书?玺哥认为主要有以下原因:一是如前文所言,企业级市场是个大市场,而且这个市场目前尚未完全定型;二是字节跳动的“增量”需要。

据相关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,美国前100家估值超10亿美元的新独角兽公司中,来自企业级服务领域的企业就超过五分之一。按人民币计价的话,这是一个能培育出大批百亿级别巨头的庞大市场。

与先行一步的美国相比较,国内的企业级软件服务市场才刚刚开始起步。即便是在BAT等顶级平台纷纷介入的情况下,市场仍然未出现10亿美元级别的独角兽。这说明,国内市场仍然是一个竞争充分的机遇蓝海。

作为比更大的中国市场,企业级市场的规模更是巨大。这样一个巨大的商业机遇,是任何一个互联网企业不能忽视的。对于字节跳动这样一个对“边界扩张”有着强烈冲动的玩家来说,这个机遇更是不容错过。

从企业未来发展的方向来看,企业级市场,是字节跳动在用户红利消失情况下的新增长点。目前字节跳动旗下的To C业务,已经在面临流量枯竭。例如今日头条、抖音等APP,虽然日活量、用户量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,但DAU、MAU等关键数据都已经基本见顶,很难再实现大幅度的增长。

张一鸣拿出的策略就是借助C端的积累,“往上游进入B端基础设施”,从而找到新的增长动力。而以飞书为代表的协同办公平台,正是B端业务所迫切需要的“基础设施”之一。

同时,将业务向B端延伸,也是张一鸣提升企业估值的重要手段。借助飞书进军企业级服务市场,是提升估值的有力途径。关于这一点,美国协同办公企业领域的企业群,为张一鸣提供了值得借鉴的经验。根据《财经》杂志的数据显示,目前美国企业级服务领域里,已经涌现出了100多家市值超百亿的企业,微软、甲骨文都在这个市场里取得了丰厚的回报。去年3月,知名企业协作软件Slack,在实现周活跃用户900万指标后,估值立马就超过了50亿美元。到8月份,Slack趁势完成新一轮融资后,估值更上涨25%,超过70亿美元。

据市场调研机构预计,中国企业级服务领域,很快就将跟随美国市场的脚步,开始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。美国企业的成功范例,当然会对字节跳动这样的中国玩家带来巨大的激励作用。巨大的上升空间和变现可能性,是促使张一鸣进军B端,切入企业级服务赛道的推动力量。

无论从企业自身发展的逻辑来看,还是从资本市场运作、提升企业整体估值的角度来看,字节跳动进军企业级服务市场都是必由之路。

虽然飞书是字节跳动进入企业级市场的新尝试,但在当前市场环境下,它想要成功并不容易。

想成为字节跳动新的增量,飞书光有资源是不够的,还得看机缘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